嗨,欢迎来到玩艺儿订制商城!
热线:400-026-8099
  • 企鹅之国 当代艺术中心 大师订制
  • 85后实验派 当代艺术品 艺术工作室——特约商店。、 纯原创高端艺术品。 均有独家签名 。 每件全球仅此一件。
  • 北京市 2014-09-01加入玩艺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透视系列——《驾——驾驾-》纸上丙烯,120cm*50cm

¥ 12,000.0

  • 评价
  • 0
  • 收藏
  • 4

请选择您要的商品信息 x

颜色:
数量:
  • 󰁝
库存: 1

刘清路  男   

1986年生与山东  

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参展经历:

2014年,嘉德在线艺术“刘清路——触景无欲”专场拍卖。 

2013年,作品应邀参展《第十五届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

2012年, CCTV《新闻调查》专访。 

2010年,《刘清路2010个展》于百望山艺择工作室举办。 

作品星云1---5号,在今日美术馆《当代艺术家提名展》展览。 

《天墙》“中国画院”展出。 

《不一样的框子》油画四人展。 

起点中文网作家,著有小说《犬日的艺考》散文集《谎言漫草》




虚无的外向延伸

The outgoing extension of nothingness

——大企鹅系列评述。


构思:

       企鹅在这里本不是主角,而只是一个符号."物体"是以本身并不存在——“颜色与外行既外相”的形式出现在画面中的。

       意即它周身所有你能用眼睛感知到的外相都是它周围的映射。

       说直白点就是——不锈钢的特点既是如此。

       在美术领域,我们把这些特性统称为——质感。

       而这“质感”——凡所见,皆有。

       只是不同,无论是眼睛所感知的光的世界,还是其它所感知的世界。以知觉世界而论,我们饿世界其本身都是“感知世界”。

       而没了“感知”,世界对你而言,就是不存在的。


简述:

       企鹅这个符号的由来,只是一个巧合,就是某天晚上我画了一只企鹅——顺手了,感动了我自己。至今为止,我画了不下千只以企鹅为原型的画面符号——但最能打动我的依然是那第一幅《自由在远方》

       接下来,便不断的尝试,发现原来还是有许多内容可以挖的。

       朋友们问起原因,我不愿意详述的时候,我便说——:“是命运让我画的”。

       而实际上——什么不是命运让我们做的呢?所有的巧合都是——尤其是你内心感受到巧合那一些时刻。

       这里需要注解一下:(命运,上帝,真主,天地,佛祖——凡此种种,我觉得都是同一内心的信仰)


“虚无主义”:

       此组作品是我十几年来符号化最强烈的一组,也是最完整的一组,它来自哲学思考,发于哲学拷问。

       “虚无主义”在哲学界早已经过了无数人的验证,贬褒,试验,大肆推垒,口诛笔伐,甚至引发世界大战。

       本无新意,只是我觉得,这些思考会引发观者的思索——至于思索什么,创作者本人只能对应,无以引导或者争论。

       而我本也讨厌争论。

 

虚无与映照——根本没有你

       “根本没有你”——这句带有挑衅的话语,会让听着很不舒服,有时候还会招来责难和反对。

       这很正常,那招致让人不舒服和反对的原因是什么呢?

       假如这句话发问者本身其实本没有挑衅的本意的话,还会如此吗?

       答案是会的。


不存在的感触:

       我一直对父亲死亡的事情感到内疚的最大原因其实并不是 在最后一刻没有陪着他——即使陪着他也无济于事,因为他那时候因为病痛已经看不清,听不清,命运连回光返照的机会都没给他。

       我一直耿耿于怀的是——在我知道他的时间快到了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没能跟他好好谈谈生死。假如谈了,也许,他走的最后一刻就稍微能放下些——而不至于死不瞑目。

       在一次采访中,我说起这事——那记者提出的疑问是:“你会怎么说呢?怎么说服生死呢?”

       于是,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我就在思考——是啊,我该怎么说呢?

 

       我至今能用到了的比较成型的理论也依然只是一些诸如:

       “我们从来没有为我们没有出生以前的所有事件没有我们的参与感到过惋惜——可是,我们却总是对一旦设想到假如我们死去后这世界没有我们的参与无比恐惧。”的问题。

       解决生死的恐惧绝不是一朝一夕问题,可是,我又不想无能为力。

 

       设身处地想一下,有人对你说——这事件里根本没有你?这个家族里根本没有你?这个公司里根本没有你?

       这个国家根本没有你?这世界根本没有你?——你根本不存在——那就是死亡。

       甚至比死亡更可怕——死亡后还会有人记得你。你会留下很多痕迹。

       可是——假如你根本没存在过呢?

       这里涉及到一个关于生死死亡层面。

       我们从来没有为我们没有出生以前的所有事件没有我们的参与感到过惋惜——可是,我们却总是对

       一旦设想到假如我们死去后这世界没有我们的参与无比恐惧。

       这也是我们害怕死亡的最基本原因。

       根本没有你——招致的不舒服和愤怒的深处反感是——那时死亡的变相说法。

       最终归为虚无是世界的归宿——而在这之前,你所看到的一切,包括你自己,都只是事物的映照。
󰁝

Copyright©2013--2016 玩艺儿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 13037574号